当前位置: 四郎门户网站 > 文化> 千呼万唤声中,申城迎来第34次灿烂“繁花”

千呼万唤声中,申城迎来第34次灿烂“繁花”

发布时间:2019-10-31 16:37:18 人气:4630

将近3个小时的舞台剧,两个时空的交错,人物的行走,小巷中的表情,悲伤和快乐,以及城市的记忆...11月1日至11月3日,由上海文光演艺集团和上海武蒙文化联合制作的舞台剧《繁花似锦》作为第21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的参演剧目进入艺海剧院,并开始了第34场演出。

《花》改编自金玉成的同名茅盾文学奖作品。在第二届中国戏剧节上,《樊华》获得了最佳创新戏剧奖,并连续获得6项提名:最佳年度戏剧、最佳创新情境、最佳导演、最佳编剧、最佳舞蹈美女和最佳投资者。今年,樊华再次获得20191年戏剧奖、年度戏剧奖和年度编剧奖两大奖项。回到申城演出,《樊华》接手了玛吉前半段的演出版本,原团队组建完毕。

“阿宝沉默了”、“上海沉默了”和“小猫沉默了”...《花儿》的全文有1500个“沉默”。作为小说最重要的核心美学,每个“沉默”都有不同的含义。如何展现如此复杂的“沉默”,是舞台剧《花儿》面临的最大挑战。舞台剧《樊华》没有照搬原著中的“沉默”位置,而是通过舞台灯光和转盘的表演构建了“沉默”的灵魂。消失在口中的话语不仅没有让观众从樊华的叙述中分离出来,更奇迹般地实现了疏离和距离。舞台上的轮盘是一个“无声”的空间图像。人物有时假装困惑,有时不开心,或者忍受着耐心、尴尬和困惑的失语症。所有这些都在轮盘赌轮的旋转中静静地凝聚,散发出情感的活力。

“樊华”没有看到任何被贴上标签的个人。对于三个沉默寡言的男人和许多喜欢花的女人来说,很难确定他或她是好人还是坏人。整出戏在上海上演。为了反映语言背后的烟花,所有上海出生的演员都被使用。他们解读与自己密不可分的上海故事,表达渗入他们骨子里的上海风俗。这不仅是一种自然,也是一幅充满层层烟花的生活画面和深刻的上海感觉。

为了让观众沉浸在这种质感中,在樊华的表演中,普通话字幕的整个过程突破了翻译的常规,最直接地向观众展示了上海话。例如,“现在适合老年人”这句话不是翻译成“今天很舒服”,而是直接打成“现在适合老年人”。

今年6月,樊华应邀参加“第五届中国原创戏剧邀请展”,并在北京国家剧院演出3场。演出结束时,北京观众鼓掌了很长时间。“樊华”方言不是交流的障碍。它的背后“是一种文化,一个活生生的人群,一种生活的味道,一种奇妙的自然风景和一种人文景观”。无论走到哪里,上海话的解释都会找到知心朋友。

舞台切开了一个“从上面知道绸缎,从下面知道洋葱和大蒜”的城市的横截面;转盘显示了20世纪60年代和90年代的时空交错,演绎了一个城市从“无知、犹豫和天真”到“庸俗、物质和海洋起伏”的流动。原作者金宇成概述了历史浪潮中的城市博物馆。一群年轻人从书中找到了戏剧的种子。年轻导演马俊峰、编剧方毅、电子音乐家b6、多媒体艺术家雷蕾、服装设计师徐家华、编舞李柏霖、灯光设计师谭华等。运用多媒体、音乐、服装造型、视觉艺术等技术,完成当代年轻创作者对《花儿》的解读。

总编辑:李云纳文字编辑:张毅图片编辑:朱琳

上海时时乐

版权所有 iospop.com四郎门户网站 Copy Right 2010-2020